忍者ブログ

❤傷情❤


如果我能夠忘掉她,那是壹件多麽不容易的事。為了她,我忍受著愛的悲哀,為自己在那無情的夜裏解脫。窗戶前的那條暗影,始終在我的瑪姬美容 暗瘡空虛中作怪,我象在寂靜中逃生的人,在空虛的鞋裏我找不到自己的腳。

已經好幾年了我和她就那樣的分離,有些事情不必說,也不用去講,但我們的心裏都明白得很,但都不敢去面對現實。我們倆就象被綁架似的,掙脫不了那愛的樊籬。

說起來也真是湊巧,我在夜裏想起她時,她真的活靈活現的來了。我依然還是那樣的癡情對她,就象看著天邊的那輪明月壹樣,是在不錯眼睛的看,生怕她在鉆入到那黑黑的雲彩裏,我再也找不到她。怕讓我象有了準備,我就象在紫藤樹和窗戶間設置壹種愛的氛圍,那樣的對她百般的想念和呵護。

不但如此,在這幾年中,在那寂靜和空虛中,常常我含有壹種特殊的期待,就是在某壹時和某壹刻能見到她,那又是壹個多麽快樂的事。在久待的焦躁中,我真的有些自持不了,就在夜裏故意弄出聲響,吵給夜來聽。那有是怎樣壹種的煎熬呢?那愛呀?把我整個人都綁架了,象被赤裸裸地綁在那裏,任夜色的皮鞭在抽打我的靈與肉,所有的蒼白和那無力的撕扯,都於事無補,我還在那夜裏在作繭自縛嗎?

然而現在,有誰能理解我的苦,只有那夜色的寂靜和那空虛的表白,而她還沒有來,不知道何時才能相見。

她不在的時候,我就象失魂落魄的壹個魂,在那百無聊賴中,我的手抓過壹只筆,不論是筆桿還是筆尖,橫豎我都要為她寫。不論寫些什麽?或者就是壹頓胡亂的畫,我也感到興奮,不必用耳朵去聽,也不必用眼睛去看,只要是自己寫的,自己做的,就好。我就象有了些渺茫愛的依靠,終於我有了想法,有了自己解決問題的能力。

莫非她不會承認,莫非她真的不愛我了?-----------

但我對她,還是那麽的壹如既往,即使她當我的面罵我和訓斥我,我也不會生氣,因為我知道那樣都是為了想她才那樣,即使她的臉上再漏出那種不悅,或者怒氣沖沖,我也不怕,因為我早已習慣了她的做法。總而然之,無論她怎樣的刁難我,我都愛她,只因她的魂早已把我勾去,我無法放下那份真愛。

我會寫詩,也會用愛來標榜。她那美麗的雕像,在我的心上。詩是經常為她而寫,愛也經常為她所忙,我不能去比雪萊和泰戈爾,我要的是對她那份真誠的愛。

我曾經把自己換成了她的摸樣,和她比美麗和愛的權利。

這就是我這些年來的想,還不如說相思罷了。

我記得她離開我的時候,我的鼻尖酸酸的瑪姬美容 暗瘡,淚水也溢出了眼眶,但我克制住了自己的情緒,怕她也被撩撥得象我壹樣。我看著她的背影離去,說不出半句,但也無力挽回。

我把自己曾經封閉起來,在想起她的時候,我就把自己畫成她的摸樣,在自娛自樂,為了那該死的愛,我真的好難好難。

我已記不清自己都做了些什麽?但為了她幾乎什麽都做了。在那模糊中我在追夢相思,夜間在回想,她那美麗的片段。曾經把我駕到了巔峰之上,在我回流的記憶中,所有的白都是那麽的好看。就如同暗夜裏的山谷裏潑出壹襲瀑,那麽的美麗和神奇。

不但我自己是這樣,她也隨著我壹起言語舉動,我那時真的沒有了分寸,就知道什麽是愛,愛就決定了壹切。幾乎那眼裏就是壹部影片,在生動的上演。

在依稀中,那相思的輪廓和那美麗的瑪姬美容 暗瘡線條,都在穿插著我的愛,她的美麗滿盈了我相思的城。

真的,我真的好想她,也真的好愛她。但那都將是壹種最美好的回憶嗎?

我無法標定我的想法,但我那顆跳動的心還在為她跳動。

不管她信不信,我果真如此---------
PR

コメント

お名前
タイトル
文字色
メールアドレス
URL
コメント
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-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

カレンダー

11 2017/12 01
S M T W T F S
1 2
3 4 5 6 7 8 9
10 11 12 13 14 15 16
17 18 19 20 21 22 23
24 25 26 27 28 29 30
31

フリーエリア

最新CM

[05/12 Pharmd200]
[05/12 Pharmd703]
[05/11 Smithd879]

プロフィール

HN:
No Name Ninja
性別:
非公開

バーコード

ブログ内検索

P R